啊呀。
这里月见明珏。
称呼随意吧。
有个喜欢日别人主页的坏习惯。
还喜欢用评论轰炸通知。
一般来讲会关注看到的所有人。
欢迎来日lof。
主攻党,攻控。弱强爱好者。强受爱好者。
然后,是最重要的。
我老婆世界第一。
不接受任何反驳。
以上。
 

human水母PL600:

5p大图后翻
如果是在追星
大概是这个样子
ooc/自我理解
----------------
果然还是沙雕图最开心了[微笑]

《万有在神论》

赞美您呜呜呜呜呜


洛思茶:

#赛博朋克原创短篇#


#致敬《白象似的群山》#


------------------------------------------------------------------------------------------------


“想喝什么?”男人问道。


“咖啡就好。谢谢。”姑娘说。


男人颔首,在身侧墙壁的屏幕上点划几下。


咖啡厅今天设定的全息景色是山峦。男人撑头望向窗外,姑娘的视线也跟过去。


“这些山像一群白象。”男人说。


“海明威。”姑娘移开目光,“他的作品不错。”


“可惜我只看过这一篇。”男人按动窗框旁的调节面板,令山顶铺满雪花。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篇。”姑娘仍没抬起头。


一杯咖啡被履带运送到桌上。姑娘端起它抿了一口。


“好喝吗?”男人注视着她。


“还可以。”姑娘放下杯子。


“很好。”男人点点头。


二人沉默了一阵。姑娘继续喝咖啡。


“你为什么来相亲?”男人问道,“如果只是想找伴侣,定制个机器人足够了。”


“我的母亲是怀旧主义者。”姑娘回答,“她执着于让我体验人类的长期恋爱。”


“听上去真糟糕。”男人摇头。


“你呢?”姑娘问。


“我不知道。”男人回答,“大概是为了一个实验。”


“挺好的。”姑娘说。


二人又安静了半晌。


“你信仰什么宗教?”男人问。


“无神论。”姑娘回答,“我记得资料上有写。”


“我忘了。”男人说。


“你连《白象似的群山》都记得。”姑娘瞥了他一眼。


“在‘爱好’中填具体作品名的女孩不多。”男人说。


“好吧。”姑娘把空杯推到一边。


“还想喝什么吗?”男人问道。


“不了。”姑娘又低下头。


“我想我们可以多聊聊。”男人建议道。


“作为你的实验对象?”姑娘反问。


“只是聊聊。”男人说,“你不喜欢聊天吗?”


“不喜欢。”姑娘摇头,“累。”


“聊天不会累。”男人看着她,“虽然说谎会。”


姑娘愣住。


“只是聊天。”男人重复道,“轻松地讲些实话。我想你会喜欢的。”


“……我无法确定你对‘聊天’的定义。”姑娘转头看了看店门。


“把脑子里的想法讲出来,仅此而已。”男人说。


“我一直在这么做。”姑娘抬头看了看天花板。


“我知道。”男人跟着她扫了眼天花板,“保持警惕总是对的。虽然你没必要这么小心。”


“很好。”姑娘倚在靠背上,“我们聊什么?”


“聊聊梦境?”男人又点了几下屏幕,“梦是反映人类潜意识的绝佳载体。我一直对你们的梦很感兴趣。”


“我不做梦。”姑娘说。


“你不一定要按照字面意思去理解。”男人说。


“没有电子羊。”姑娘补充道。


一杯与先前一模一样的咖啡被传送上桌。


“好吧。”男人端起它喝了一口,“或许我应该先讲讲我自己。”


姑娘颔首。


“我曾经做过很多奇怪的梦,为此还找了心理医生。”男人说,“梦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们每夜继续,几乎成了一个连载系列。”


“举个例子,有一天我梦见我开了一间咖啡厅。一名顾客走进来,要了一杯拿铁。到这里还没有什么不正常。”


“可紧接着第二名顾客走进来,要了0.8杯美式。第三名顾客走进来,要了-5杯卡布奇诺。我当然只能告诉他们没有这种点单方式。”


“第一晚过去,我以为这个奇怪的梦就此告一段落,没想到情况越来越失控了。”


“第二晚有人点了一杯洗发水,有人点了一杯美洲绿鬣蜥。第三晚一个人走进门走出门又翻窗回店,最后从下水道钻了出去。第四晚有人化装成我的样子,要了999杯摩卡并且拒绝付钱。第五晚一万名顾客从门外呼啸而过,其中八百人浩浩荡荡地冲进来把房子拆了。”


“测试工程师的笑话。原版是开酒吧。”姑娘缓缓点头,“我好像能理解你的心情。”


“你当然可以理解。”男人说,“你应该感同身受。”


“我开过花店。”姑娘说,“曾经有人找我买‘被耶稣亲吻过的菩提子’。”


“那确实令人困扰。”男人附和道,“所以你成了无神论者?”


“不全是。”姑娘想了想,“难道还有其他选择?”


“当然有。”男人回答,“信仰理应是自由的,和种族无关。”


“‘理应’。”姑娘重复道。


“比如说我。”男人指指自己,“我所受的教育告诉我宇宙中不应该有神,但我不信仰无神论。”


“‘无神论’大概不能用‘信仰’描述。”姑娘纠正道,“所以你信仰什么?”


“万有在神论。”男人答道,“听上去如何?”


“……”姑娘沉默。她环视一圈四周,伸手碰了碰墙壁,又往店门的方向看去。


“别紧张,这只是聊天。”男人又喝了口咖啡,“虽说是诚实地表达想法,但想法和现实是两回事。”


“但愿如此。”姑娘盯着咖啡杯,“你还要喝吗?”


“你希望我喝还是不喝?”男人反问。


“我的‘希望’没有意义。”姑娘说,“想法和现实是两回事。”


“有道理。”男人颔首,将剩余的液体一饮而尽。


姑娘站起身。


“请等一下。”男人叫住她,“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


“请。”


“你觉得海明威的作品怎么样?”


姑娘愣了愣。


“只是聊天。”男人再次强调,“诚实地说出脑子里的想法。”


“……挺蠢的。”姑娘回答。


“《白象似的群山》呢?”男人追问。


“蠢到家了。”姑娘说。


“很好。”男人颔首,起身走在她旁边。


“以后还能找你聊天吗?”他又问道。


“聊什么?”


“比如海明威是如何愚蠢。”


“好主意。”姑娘点头。


“最后一件事。”男人说,“以后别点42号咖啡。这玩意儿出了名的难喝,没有一个人类能吞得下去。”


他在店门口停下脚步,帮她理了理衣褶。


------------------------------------------------------------------------------------------------


#后记#


考虑到此文似乎有些令人费解……稍微画蛇添足地自我解读一下吧。


本篇的写作手法模仿了《白象似的群山》,刻意略去了角色的心理活动和情感描写,算是一篇拙劣的致敬作。背景设定可根据正文自由解读,在此只描述笔者的主要思路,并非所谓“标准答案”。


文中所处的时代下AGI(通用人工智能)技术已相对成熟,但人类还未完全丧失主权。AI与人类共同生活,处在一种和谐而诡异的平衡中。仿真机器人的外表几乎与人类无异,肉眼基本无法分辨。以此状态出行的AGI也因原产机构不同等种种原因,无法直接高效地分辨彼此的种族。


AGI女主受某人之托,被迫参与已在人类社会式微的“相亲”活动。此处可理解为她是在顶替某位与自己外貌相仿的女性(该女性的母亲是怀旧主义者,逼迫女儿尝试与人类恋爱),或是她被养育自己的“母亲”要求尝试与人类恋爱。前者情况下“相亲资料”中填写的是女儿的信息,后者则应该是“母亲”的信息或“母亲”认同的信息。


剧情一开始,女主试图按照资料伪装成一名被迫相亲的人类女性,结果因为喝下了男主点的咖啡被识破身份。男主试探后发现女主打算硬装到底,便以“说谎”暗示自己已知道了女主的真实种族。女主就此放弃(面对男主的)伪装,但由于担心在咖啡厅内被委托人通过设备监视等原因,不敢把话完全挑明。“电子羊”一句出自《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算是一句隐晦的暗示。


男主同样是AGI,但在讲述梦境之前都按照人类的方式在表现。开咖啡厅的梦借鉴了某个关于测试工程师的著名笑话(原文是开酒吧),男主以此暗示自己经历过各种匪夷所思的非法输入测试,相当于委婉告知女主自己也是AGI。


这个世界观下“信仰”对于AI和人类的意义不太一样。人类的信仰大多只是个精神寄托,但AI发展的潜力太大,他们提到“神”时容易让人联想到“彼可取而代之”。所以男主说他被教育“宇宙中不应该有神”,而不是“宇宙中没有神”。


“万有在神论”一句可有多种不同解读:1. 这个世界是男主造的(因为是AGI程序模拟,可算是男主自身的一部分);2. 男女主所在的咖啡厅是男主开的(与梦境中的咖啡厅对应);3. 男主只是在表达自己想成为造物主的愿望顺便装逼(等等)。此处女主由2联想到了1,于是懵了下试图确认自己是不是“缸中之脑”的一部分。


后文女主问喝不喝咖啡,相当于隐晦地询问男主还要不要继续伪装人类(因为AI是不用喝东西的)。男主喝掉表示伪装还得继续,于是完成任务的女主决定不再打扰他。


最后回归海明威的提问得到了与开头截然相反的答复,说明至少女主那一刻是作为“自己”在回答问题,而不是替人类完成任务的工具。至于其中有没有暗含“人类都是傻X”的反叛心理……请自由地意会。


其他与主线无关的彩蛋(42、菩提子等)、可能性太多的主观解读部分(结尾整理衣褶的意义、男主去相亲的真实动机等)笔者就不赘言了,有兴趣讨论的可以私下联系。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比个心。

查看全文

《忒修斯之船》

呜呜呜呜呜呜呜我自己就喜欢写这种风格的呜呜呜呜呜疯狂赞美您呜呜呜呜呜


洛思茶:

#三题故事:镜子、雪夜、记忆#


 


 


我梦见了雪夜。


雪很厚,却不冷,像一大床鹅毛被子。


我躺在被雪覆盖的山坡上,旁边坐着一个陌生男人。


“小晴,想起我了吗?”他转头问道。


“小晴?”我一头雾水。


“……还没有啊。”


男人叹口气,抚了抚我的头发。


“不怕,我会陪着你。”


 


我睁开眼,只看见惨白的天花板。


“……什么情况?”


“您失忆了。”医生说,“因为车祸。”


我觉得不对劲。我虽然躺在病床上,可身体完好无损,一点受伤的痕迹都没有。


“出车祸的不是您,是白雨小姐。”医生解释道,“您目睹她遇难,悲痛过度,产生了失忆症状。”


“白雨?”那是谁?


“这是她的个人资料。”


我接过平板电脑,点开桌面的文件夹。


 


白雨今年22岁,父母双亡,单身独居,是个自由职业者。


她的履历无比平凡,毫无亮点。我翻来覆去看了三四遍,都回忆不起任何东西。


“抱歉,我完全想不起来。”我揉揉眉心,“事实上,我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


“一点都不记得?”


“嗯。”


“……”


医生沉默。他径直走出病房,带上门,过了几分钟才回来。


 


“请稍等,秦渊先生想跟您谈谈。”


“我不认识什么秦渊。”


“他自称是您的爱人。”


“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您的治疗费用都是他付的。”


……得,这下没法回绝了。既然是“金主”,还是别得罪比较好。


 


“好久不见,小晴。”


梦中目睹的身影走入病房,落座在床边。


哪里是好久不见,分明昨晚才见过。


“我不认识您。”


“你会想起来的。”


他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与梦中的失落无奈判若两人。


 


“我帮你申请了‘记忆云盘’的试用权。只要把你车祸前备份的记忆植入大脑,就可以想起一切。”


“‘记忆云盘’?”


那又是什么东西。我失忆前会准备得这么周全?


“你在这系统刚面世的时候,就对它很感兴趣。”秦渊说,“你打算跟白雨一起备份记忆,但白雨拒绝了。”


“哦。”


明明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听着却像其他人的故事一样,感觉真不爽。


 


“白雨到底是谁?跟我什么关系?”


“你照下镜子。”


我压下不满,接过他递来的化妆镜。它的粉色外壳无比俗气,背面还有枚印着“秦×晴”的心形贴纸,甜腻到令人反胃。


 


镜中的影像仍旧陌生,却不完全是初见。我重新打开文件夹,比对白雨的照片。


……原来如此。


 


“她是你的双胞胎妹妹。虽然没你优秀,没你可爱,还整天阴沉沉的,但确实跟你长得很像。”


“这么贬低去世的人,不太礼貌吧。”我皱眉道。


“抱歉抱歉,是我的错。”秦渊笑道,“因为你平时都这么说她,我一直以为你们关系不好。”


要是真“关系不好”,我还会“悲痛过度”?


 


“反正全都忘干净了,扯这些没有意义。”


我翻身,盯着天花板。


“那个什么‘记忆云盘’,要操作多长时间?”


“因为是测试版,必须谨慎使用。”秦渊回答,“每天植入一部分记忆,直到备份完全转移。”


“忒修斯之船。”我自言自语道。


“什么?”


“没什么。”


 


在冰冷的现实中,就算一艘船被换了几万次零件,也没人会关心它是不是原来的自己。


作为一艘交通工具,它只需要,也只应该做好本职工作而已。


更何况,它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什么时候开始?”


“什么时候都行。”


医生开始调试仪器。


“等治疗结束,我们就回家看雪。”


秦渊抚了抚我的头发,笑得很开心。


“像以前一样,躺在山坡上聊人生。”


“嗯。”


镜子里映出白雨的脸。我闭上了眼睛。


 


 


#忒修斯之船(忒修斯悖论)#


若忒修斯之船上的零件被一块块逐渐替换,直到所有的零件都不再是原来的零件,那这艘船还是原来的忒修斯之船吗?


相对地,若使用忒修斯之船上取下的老零件新建一艘船,那么哪艘才是真正的忒修斯之船?


 



查看全文

关于热度和喜爱的逼逼

迷途瀛风:


我上一个圈子是北极圈。
十六岁,第一篇文,三十四个热度有一个是我自己点的。
那时候我开心到要飞起来,“我被认可”这种感觉一直在脑中转圈圈。

这个时候我冒出了,要写一个长篇,写一个由我构造的世界的想法。
于是,在经历从手稿到文档到打印稿多次修改后的第一篇连载,我得到了四十五个热度,有一个还是我自己点的。

你问我我得到了什么?
很多啊!新的评论新的粉丝新的朋友,还有最重要的——快乐。

截止今天下午4:03分,我几天前的新坑,两千一百八十一个热度,有一个还是我自己点的【。

和四十五个热度相比,这两年我得到了什么?
啊?一样的啊!新评论新粉丝新朋友...还有从来没有变过的快乐。

无论是四十五个还是两千个,我的快乐是一样的,“被认可”这种感觉也从未改变过。

就好像,一个人是否能被认可,是用热度证明的。
不是这样的。
无论写手还是画手,初心都是最最最最最重要的。最初最为纯粹的“喜爱”,在我看来比什么都重要。支撑你走下去的一直是喜爱而不是热度啊醒醒!

那试图用“热度”去证明“喜爱”到底对不对?
等等,为什么喜爱要用热度证明?什么时候有规则写了热度=喜爱?

我比谁都能理解“呕心沥血三十热度”的感觉(有时候三十个也没有)可这真的不是买热度的理由啊啊啊啊更何况说句难听的“这真的值这么多热度吗”

我刷tag时眼睛好痛好痛。

无论如何,希望为爱前进的大家,不忘初心,不要辜负最初的喜欢。


(总结:热度是圈子给的 不忘初心)

查看全文

有钱网易赚,有锅你来背——818,lof的赞赏规则

1个老苇蹭热度:

先放结论:可能比百度贴吧还烂
  
   
  
上原文分析↓
  
4.2.(3)节选
您确保就上传作品享有或已获得您所实施的行为所必须的全部权利和授权(包括但不限于所有权、使用权或相关知识产权,其中知识产权包括但不限于著作权、商标权、录音制作者权,或其他相关权利),并不存在任何已有的或可能存在的侵权行为、纠纷或诉讼等
若您不是上传作品的权利人,您确认并承诺,除已获得前述全部授权以外,您已对上传作品给予其作品权利人相应的费用或补偿,或您就上传作品获得的收益已与作品权利人进行了明确的约定并承诺执行
  
4.3节选
为了更好地对您、您发布(上传)的内容以及网易LOFTER进行宣传推广,您同意网易公司可在网易网站及网易旗下其他产品中使用和传播这些内容,以及为宣传推广的目的将上述内容许可给第三方使用和传播


4.5为保证网易LOFTER运营风格的一致性,网易公司有权对您上传作品进行一定形式的处理,但不会改变您作品的实质内容。


  



我解释一下这三条。
4.2.⑶:你写同人收打赏,我给你地方放,你侵权,我装不知道。如果原作打上门,锅你背。
4.3:你可以有版权。但你的作品我可以随便拿去用来宣传,发表,赚钱,不用通知你,而且我还可以向第三方转让,当然也不用通知你。
4.5:我可以随便更改你发上来的东西,随便改,不用通知你(“实质”是什么你肯定说了不算)。
   
也就是说,同人作者
1承担了同人侵权的风险
2通过同人牟利的机会依旧没有增加,因为网易不仅有权自己用你的作品,还有权向第三方直接转让你的作品。
3作品的完整性受侵害,网易可以随便修改你的作品。
   


进一步,通过4.3,网易有权直接拿走你的作品创意
退一步,通过4.5,它完全可以对你的作品进行魔改,完全不需要作者的认同和意见也不会受任何的限制,就可以把你的作品改得妈都不认识。
  


……讲道理,百度贴吧虽然拿走了你的版权,但同人侵权危机一来,锅也是它的了。


而现在网易是在干啥?
是在只吃肉,锅还要扔回你头上。


  
这还不如百度贴吧呢干。

查看全文

浅析贵圈多次“黄文侮辱”行动之思路

1个老苇蹭热度:

我真的很蔑视那种把“写黄文”当做一种侮辱他人手段的女性。


为什么呢?因为,这帮女性,把“进行性行为”“遭遇强奸”“在性行为中得到快乐”等等,关于性的一切内容,当成一种最大的侮辱,去加诸到别人头顶。


但这种“最大侮辱”论本身却是属于男权语境的,是男权仅对女性进行的折磨与规训


再说一次,这套“性行为→羞辱”的逻辑是纯粹针对女性的,因为它强调主角因变“”了而受苦。
而假若一个男的拥有丰富的性经验,他是不会因此变便宜的。
也就是说,这套逻辑的内秉思路是,一旦进行过性行为,一个人就“失去他的价值”。


她遭受了性。她的生命再没有意义了。
为什么?
因为她是一件已经被使用过的商品,是“二手货”,当然就变了。


这是完完全全的一套关于女性物化观点的狗屎,本身就十分愚蠢。


  


而竟然使用起这套逻辑来的女性,也只不过是再一次地灵活运用了荡妇羞辱,去残害与自己同样性别(甚至是不同性别)的他人。
换句话说,这种女性,只不过是在心悦诚服地五体投地、承认了自己是奴才的同时,又感觉不忿,因此想要捉一些自有的奴才。
不幸的是活人自然是不愿意做奴才的。于是伊能做的便只剩下yy他人跪下做奴才了。


一言以蔽之,如此行径,实在狭隘可笑,不过展现了自己的浅薄和可鄙而已。
蠢而恶毒,大概就是这样了。


   

查看全文
查看全文

【扩散】墨香铜臭及其团队、狂热粉丝举报途径、模板。

从此心安:

个人观点:网络耽美写手墨香铜臭及其团队、狂热粉丝反人权反国家,以墨香铜臭三次元好友、官方大博账号“墨印香堂”为代表,违法对不喜欢《魔道祖师》这本书的人连续打击报复至其自杀入院,深圳与重庆两地警方受理介入处理后,还不放过,从受害人朋友处骗取医院信息后进行地毯式人肉,耽误国家医疗体系运转、公然煽动并组织学生群体做黑社会、邪教式的违法行为去杀人,是耽美小说之耻、国家毒瘤、中国文化界和青少年成长必须警惕的祸害,希望社会各界积极举报,拯救被其粉丝组织传销洗脑后的孩子们,也拯救自杀的那位姑娘,以及未来可能出现的更多受害人。


举报途径:http://report.ccm.gov.cn/manager/wljb/index_jbinfo.jsp


这是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大家要做的事情如下:


1.真实准确地将自己看见的信息,填写到这个上面。


2.将已经发布出来的微博链接,附在相应内容的后面。


3.理性地填写诉求,逻辑清晰,语言准确,尽量别有错别字,不能有任何情绪化的内容。


4.记住自己的查询码。


转自微博“崔紫剑先生”:依法理性表达诉求,依法维权。天下之大,我倒想看看是不是随便来个写手就可以搞什么乱七八糟的组织了。依法治国了,学会使用正规渠道,学会使用法律手段,合情合理合法的表达,你就会发现国家机器远比想象中好用的多。


个人举报内容如下,大家可以参考——


实名举报晋江文学城耽美作家墨香铜臭及其团队、狂热粉丝违法人肉、二次人肉、三次人肉微博网友“一只呆萌的柠檬”。


2018年8月30日,受害人自杀,经网友报警进入医院抢救后,墨香铜臭团队以微博账号“墨印香堂”为代表,发微博造谣自杀事件是受害人自导自演,并举行有奖转发,当天转发量过了5000,此事立刻被报警人、微博账号“霜叶”澄清,最开始进行人肉的墨香铜臭读者也进行声明人肉和自杀确有其事,绝非自导自演,此事引起网络公愤,而墨香铜臭团队拒绝删除造谣微博。


9月1日,在重庆、深圳两地警察已经受理报案、介入调查后,墨印香堂从受害人朋友处骗取了抢救受害人的医院信息,发于微博之上组织墨香铜臭粉丝地毯式搜索重庆某区的医院,干扰医疗系统正常运行,对尚未确定脱离生命危险的受害人进行第二次人肉搜索。被骗取信息的被害人好友立刻用多种渠道苦苦哀求墨印香堂住手,被无视。第二次人肉搜索被网友们口诛笔伐后,这条煽动并组织人肉搜索的微博被转入朋友圈,墨香铜臭团队开展了第3次人肉搜索。


除此之外,墨香铜臭本人代表作《魔道祖师》及其男主角涉及争议巨大的道德问题、拉踩霹雳布袋戏等其他文艺作品。她本人在2018年3月18日于自己的微博“墨香铜臭MXTX”上号召粉丝对网友“你真好玩儿”进行网络暴力,随后该网友被人肉搜索出照片等个人信息,遭遇口诛笔伐。她的作品抄袭、融梗、营销后拒不承认、三观偏差,宣扬一个人哪怕故意残杀了3千无辜的人,但只要死过一回,受害人家属就不能再追究的道德观,并将该观点包裹成同性恋爱情故事向粉丝宣传、洗脑。其粉丝多次组织人肉、网络谩骂、污蔑其他小说或漫画抄袭《魔道祖师》、对未成年男童宣扬同性恋、对高三学生上课讲《魔道祖师》等恶性事件,早已引起公愤,在网上随便一搜便知。


墨香铜臭同名小说改编的《魔道祖师》动画正在上映,改编的电视剧《陈情令》即将上映,社会影响太大、毒害青少年太深。她是目前最赚钱的中国耽美写手,《天官赐福》影视版权卖出4000万,是行业的标杆,有巨大的被人效仿的影响力,因此实名举报,恳求国家出面管理。


【补充】


评论区有墨香铜臭书迷、非其书迷的网友发表不同意见,并小范围掐架,几十条我回复不过来,而且我感情上对墨香铜臭的书迷们又怕又厌,天然就想回避,所以我在文末统一回复:


1.《魔道祖师》到底有没有宣扬魏无羡死过一次后就不能问罪的道德观。


我认为有。因为随着剧情发展,最终在乱葬岗魏无羡将坚持问罪他的人群说得哑口无言,振振有词一番后成为他们的新领袖。所以,本书将坚持问罪的人写成了反派与伪君子,前期问罪的剧情是为了在乱葬岗让魏无羡拨乱反正痛斥他们做烘托,更加强烈地对读者洗脑魏无羡是对的。当然,我看的是初版,就是蓝曦臣身上有药不给江澄、只给金光瑶的那版,新版怎么样我不知道。


2.《魔道祖师》有没有抄袭。


我认为有。抄袭了《浩然剑》《霹雳布袋戏》的地名、武器名、角色名、帮派及其房产名。


3.墨香铜臭有没有亲自上场。


我认为有。除了墨印香堂微博的特殊性,还因为墨香铜臭今天在粉丝群里号召大家不要去发赶制出来的长微博,因为会被骂得更重,尤其是解释霹雳那部分她自己都看不下去,请粉丝们韬光养晦等风头过去再行动,说自己很惨,也能理解粉丝的悲愤。从曝光的群聊记录看,墨香铜臭对被害人与自身群体造成的不良社会影响没有丝毫歉意。这些群聊截图今天被微博“霜叶”爆出,大家自己去看。


4.有网友私信我不要将《魔道祖师》发了本子、有肉这些写进去。我表示接受、赞同,并在此郑重道歉和接受建议,已删除相关内容。我是得知此事后被气糊涂了,一心想为民除害,有什么能打击她的全往上写,考虑不周,又又又犯了打嘴炮的错误,既自私又鲁莽,这个没得说。


5.评论区我没删除任何人留言,有没有自己说完后就删的我懒得统计。大家有兴趣可以去评论区看看,兼听则明,万一你觉得还在说墨香铜臭罪不至此的人才是你认同的同志呢?我这也只是一家之言,只能保证我写的东西是自己真实了解的、真心所想的,没有收钱也没有商业竞争,我举报她家发自肺腑啊!除此之外,我并不是全能的道德审判最终裁决之神。


6.申请转载的。
开放授权!


7.要是我有良知就应该删除本文和关闭打赏。
我正因为良心未泯才写这文的!我去,墨香铜臭这么红,粉丝人肉逼死人,我又没收钱,又不是专职耽美写手要和她抢饭碗,我怕她的粉丝怕到不敢直接回复只敢统一在文末回复,生活里又不认识她,为什么要写这个?就因为气啊!为什么气啊,看见她官博带领粉丝二次人肉良心接受不了啊!
所以,正确地说法是:如果你的良知屈服于我们粉丝的抗议,你就应该删除此文。
打赏我写的时候都没注意,因为我开通乐乎打赏的时候还在写散文呢~根本不是今天才开通的。你们一说我才意识到有打赏,虽然觉得我自己写的东西开通打赏不存在违背良知,不过毕竟是在号召大众举报,所以出于更高的道德自我要求,在这里说:建议大家不要打赏此文。我会研究一下怎么样在乐乎单独关闭某一篇文的打赏。如果不能、或没研究会,我会将为此文打赏的钱私下退回。


8.不喜欢为什么还要看《魔道祖师》?
我是去年慕名而看的,看到观音庙快结尾了才彻底不喜欢的,看完一遍就没看第二遍了,番外也没看。所以,我正是在不喜欢后没看《魔道祖师》了。还有,你不喜欢我这文为啥还要看?


9.不喜欢墨香铜臭为什么还要关注此事。
我去,闹得这么大,昨天我首页都被墨香铜臭脑残粉杀人的丑闻刷屏了,我因为有良知所以关注!这还要问出口自取其辱吗?!难道大家关注马加爵杀人案是因为粉马加爵不成?!这是什么逻辑!还有,你不喜欢我们举报她,为什么还要关注举报信啊?


10.你是黑子。
这个怎么要看定义了,如果黑子是讨厌抵制的人,我是。如果黑子是一天到晚没事做,全心全意骂某个公众人物、并蓄意造谣诽谤的人,我不是。


11.给我发私信:“呵,聊聊吗?”
不聊。因为我怕你。我为什么怕你,因为你墨香铜臭粉的身份让我怕。为什么怕墨香铜臭粉,这个理由就很多了,比如说你们刚把一个人逼到自杀。


12.这件丑闻主要爆发在微博,你应该只发在微博,不发在乐乎。
我发这件事就是因为气愤、忧国忧民,想打击不良势力、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防患未然的防患未然、亡羊补牢的亡羊补牢,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我乐乎有1000多的粉丝,能够达到目标。因此,我应该发在乐乎。


13.我只是理智粉书,没做这些缺德脑残事。
这样很好。


14.《魔道祖师》你说的那些是借鉴,不是抄袭。
我个人认为是。因为《魔道祖师》有特殊性:它最大的亮点就是名字起得好、人设好,而那些好名字和好人设是抄袭的,而且几乎只抄袭一部文艺作品霹雳(抄了作者还说自己没看过),并最终仗势欺人抄袭走霹雳粉丝的“道友”号称。它如果和金庸的小说一样别的方面也优秀,借鉴不那么集中,粉丝名字也没抄袭,那么就只是借鉴。


15.你坚持替天行道,那你觉得现在反魔道风气就正义吗?
我个人能力、格局、时间、精力都有限,按我现在了解的,我认为整体而言正义凛然,而且墨香铜臭及其团队、狂热粉丝远远没有得到妥善、公正的待遇。起码应该国家政府部门出面整顿吧,毕竟都能1天之内发动学生群体去重庆某区地毯式搜索所有医院以加害一个有警方保护的病危患者、轮爆重庆所有派出所报警电话只为了维护墨香铜臭,这是黑社会和邪教性质。更严重的是,不止一两个人因此在耽美论坛骂祖国骂党煽动中日战争和当汉奸,反党反人民反社会,这还不整顿?又出个日本那样的幸福的科学邪教怎么办?


16.你这样,会连累整个耽美圈的!
我们不重视墨香铜臭这样的新中国建国以来社会影响最恶劣的写手,会连累整个国家!害了整个国家的青少年的!这样的恶臭群体,为了保护耽美圈不去勇敢地站出来指责,你清醒一些好不好!!
我默默无闻,无才无德,为什么这篇文这么多赞?!无非一句话啊——
天下苦墨香铜臭久矣!


17.你不该打魔道祖师和墨香铜臭的tag,影响粉丝看粮。
我这文说的是魔道祖师和墨香铜臭,应该打tag。被影响的粉丝活该,活该一是肚量狭小,二是粉一个国家毒瘤就要承受公众的鄙视。还有,你在标题是举报墨香铜臭的文里留言发表不同意见,为啥要影响同意举报的网友看举报教程?


18.我最后对你说一次。
我不信。


19.那么多人写NP等更不道德的文,你怎么双标?


一是社会影响远没有这么恶劣。


二是没有形成黑社会与邪教雏形。以经典文《少妇白洁》为例,只是为了爽一把,作者没推崇白洁是道德楷模,这本书也没有被粉丝当“草榴之光”,更没有反人类地去杀人、反法律的挑战警方二次、三次人肉,最严重的是,没有集体反国家地去骂党骂祖国骂同胞。墨香铜臭写不道德的魏无羡,不是为了爽,她的粉丝群体甚至反而宣称《魔道祖师》不是爽文,她在洗脑读者魏无羡是正面角色,并在接受访问时亲口说毫无疑问魏无羡是道德楷模。在她的洗脑下,其读者为了维护魏无羡,连写魏无羡和江澄谈恋爱的人都要挂出来有组织地长期进行人身攻击和网络暴力(而她自己为了钱卖了魏无羡拍电视剧让他跟女人谈恋爱了),并闹出逼死人、逼其他小说被删、给除了标题什么内容都没有的小说烧钱、公共场合跪拜魏无羡画像等恶性事件。


所以说《魔道祖师》之害猛于虎。




20.私信或留言:我是墨香铜臭粉,我不知道情况,发生什么事了?


私信不回了,因为太伸手党了,而且我对墨香铜臭粉这个群体很怕,怕被欺骗好心答话最后反而因此被谋害。具体情况微博搜今天新浪官方微博发的魔道祖师粉丝人肉的微博、看看评论就能知道大概。




========================完=======================


害怕本文被乐乎和谐,不出意外不再更新,留言区若有不同意见看客自己内心评判。

查看全文

能不能不要随地cp脑

阿芙洛可里德:

我的意思是,――看到两个角色在互动,就说“这对我吃了”“我不吃这对”――这种情况


难道二次元就只有爱情没有友情亲情战友情了是吗????


那岂不是得要求角色在剧情中只和另一半交流?和别人有接触了就是“出轨”??


这种看到两人互动就说cp的人,说实话,我认为和可以随时faqing的动物差,不,多。


我并非不尊重吃某对(可能是冷门或邪、教的)cp的人,只是无法理解看看到互动就说“XX大法好”的人。


你看到的究竟是什么呢?


你真的有好好解读这对cp的含义吗?


cp滤镜不要太厚了,这样你累我累大家都累。如果在正剧里全程戴着有色眼镜观看,那么你是在批检,而不是在欣赏。

查看全文

随笔

他又看见那个意气风发地说着从不信命的少年。
然后他醒了,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
真好。你还愿意来我梦里。

————————————————————————————————

灵感来自于海棠作者雪落千里的《位面旅者》。

未授权,侵删歉。

查看全文

这个必须分享一下

尚可听涛:

我事写作,原因无它:从小到大,数学不佳。
——汪曾祺

查看全文
© 月见明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