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见明珏

【雷安】世界上最冰冷的雪人

凛冬季节:

真的很巧了,才知道是韵老师的生日。那就择日不如撞日当成生贺吧(要点脸)。谢谢你这几天的关照!!



 


雪人先生,你不冷吗?”


 


小男孩凑过来,他眉头轻蹙,神情担忧。


 


“你不会是个傻子吧?”雪人傲慢地回答,“我可是战胜了春天战胜了夏天也战胜了秋天的雪人。”


>>


 


曾经有个雪人,他诞生在冬天里,有一颗世界上最冷漠的心。


 


冰雪铸就了他的寒冷的身体,北风铸就了他凛冽的个性。他的心是冷的,灵魂也是冷的,自然眼神也是拒人千里。他高傲地睥睨着周围的一切,同时用冰冷的温度拒绝着别人的触碰。


 


然而路人却嘲笑他,你以为你真的很坚强吗?你不过是沾了气候的光罢了!等到春天来临的那一天,你就会化成一滩水,融入烂泥里……你以为你真的很强吗?


 


他只是冷笑着,不屑于辩解。越不屑于辩解,越有人嘲笑他。


 


“等着吧!等春天来了的时候他就知道厉害啦!”


 


 


>>


雪人顿了顿:“后来,我便轻而易举地在那些人面前击败了春天。”


 


“雪人先生,你真的不冷吗?”


 


“……你可能真的是个傻子。”


 


>>


 


冬天很快过去了,春之女神拖着缀满野花的长裙,在细雨中降临到这片渐渐苏醒的土地。


 


“呵,春天来了,我看他能撑多久。”


 


这样的闲言碎语一直到春天结束的那一刻。当最后一朵凋零的桃花落在他脚下时,他依然保持着冬天的模样,冷漠,冰冷,拒人千里。


 


路人们心里诧异,可他们依然不死心叫嚣道:“熬过了春天他已经油尽灯枯了!夏之神就要驾着烈日莅临这片天空,他会用盛烈如火的阳光让这个雪人臣服!”


 


这样的诅咒一直持续到夏天结束的那一刻。当荷花枯萎在池塘,当夏蝉不再鸣叫时,雪人依然是冷酷的模样。他的内心没有一点向头顶的烈日屈服,反而是那些阳光进入他的领域后都被滤掉了所有的温度。


 


于是路人们傻眼了:这个雪人难道不怕热吗?


 


还是他太过冷漠以至于阳光抵达不到他的身边?


 


>>


 


“现在你明白我是一个怎样的雪人了吗?”


 


“不明白,我不太善于动脑子的事。”男孩挠头,“而且,我想问,雪人先生你真的不冷吗?”


 


“你这傻子能滚出我的地盘吗?”


 


>>


 


夏天过去后,秋天便来了。


 


到这时人们已经有些绝望了,既然夏天都不能击垮这个世界上最冰冷的雪人,那还用说秋天吗?于是世界上最冷漠的雪人将自己高傲的姿态维持到了冬天来临的那一刻。这个时候,路人们终于明白了,没有任何一样事物可以摧毁这个冷酷叛逆的雪人。


 


于是他们改口了:“这真是一个冷酷到极点的雪人。我们不要接近他,否则会变得跟他一样冷酷的。”


 


>>


 


“现在,你明白了吗?”雪人冷笑道,“我不知道你抱着怎样的目的,但我确定如果你接近我,你不会好受。”


 


他说着,开始用警惕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男孩。是的,他开始警惕了。这个男孩孤身一人来到了他的领地,那片夏天都不敢涉足的领地,怎么可能是一般人?他用天真的假面隐藏了自己所有的目的,用愚蠢的问题使自己放下戒心——该死,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中说了这么多话,这家伙到底是谁?


 


于是他周身散发出更加冰冷的气场,他的目光变得如刀子一半锋利,试图剖开那个男孩的内心:“你到底想做什么?”


 


然而男孩依然是一副愚钝的模样,他似乎根本察觉不到那骤降的温度,目光疑惑:“雪人先生,我不懂你的意思,我只想问问你冷不冷?”


 


呵,继续装傻吧。雪人在心底冷酷地笑了,但与此同时,他也有了一丝兴奋。一个能抵抗住他的严寒的对手,一个让人摸不透心思的家伙,真是等不及看他被自己撕碎伪装击垮在地的模样!


 


然而男孩突然拍头:“哦!我懂了!怪我笨,现在才理解你的意思!”


 


雪人愣了几秒,男孩望着他的目光居然带上了几分同情:“您的意思是您真的很冷对吧?毕竟连春天,夏天,秋天都没法温暖你呢……”


 


“我这里有一副手套,你拿去戴着吧,说不定就没那么冷了。”


 


不等雪人拒绝,男孩就把手套套在了那个雪人手上,也就在这一刻,他暴露在空气中的手出现了冻伤。


 


他做好这一切,脸色白了几分,但是脸上的笑容却依旧灿烂:“雪人先生,你还冷吗?”


 


这是在干嘛?雪人真的愣了,他狐疑地看向男孩,又望了望自己的手套。


 


他一直冷硬如铁的内心开始动摇,于是他开始沉默地观望那个男孩,想从他的眼里揪出什么,然而男孩碧绿的眼睛那么澄澈,让他想起春天飘着野花的潭水。


 


雪人开始怀疑:“这家伙……不会是春天派来的蠢货吧?”


 


“雪人先生,你不说话,是不是还冷啊?”男孩却又发声了,他眨眨那双天真的眼睛,“那你等等,我把我的帽子也给你。”


 


于是不等雪人拒绝,男孩取下帽子。他踮起脚,把帽子戴在了雪人的头顶,在那一刻,风雪落满了男孩棕色的头发。


 


他到底想干什么??雪人冰冷的内心第一次有了这么强烈的情绪,他的神色变得复杂,他选择沉默,以不变应万变。


 


男孩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衬托得他得眼睛更绿了——这让雪人想起了夏天那绿的浓郁得树荫。


 


“他难道是夏天派来的家伙?”雪人在心里嘀咕着。


 


也就在这时,男孩又开口了,他的声音变得虚弱了,但是笑容依然是灿烂的,很像雪人讨厌的阳光.


 


“雪人先生,你还冷吗?”


 


>>


 


我不冷,请你滚出我的地盘。雪人想做出厌恶的表情,可他看着男孩,却发现自己的话梗在了喉咙里。


 


真好笑,明明冷漠是他最擅长的东西不是吗?


 


”雪人先生,你是不是还冷啊?”男孩用虚弱的声音关切地问道,又是不等雪人拒绝,他依次摘下了了自己的围巾围在雪人的脖子上,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雪人的身上。寒风浸入他的领口,他弯下腰开始咳嗽。


 


“咳咳……”这一声声的,雪人觉得自己的内心的某一片坚固的东西也要被震乱了,震散了。


 


冷静,他告诫自己冷静。他努力继续用冷酷的目光继续打量那个男孩,那咳得潮红得脸让他想起了秋天的枫叶——那么这个男孩也可能是秋天派来的敌人,而他冻得苍白的脸蛋令人联想起刻薄的雪片——那么他也可能是冬天派来的……


 


等等?冬天是自己的盟友,这个看起来傻愣愣的家伙一定只能是其他三季留下击垮自己的敌人,自己怎么能把他跟冬天扯上关联!


 


他感到了愤怒!不知道是对自己,还是对那个男孩。而也就在这时,男孩抬起了头,他的脸已经冻得快透明了,声音也变得气若游丝。


 


“雪人先生,你还冷吗?”


 


雪人看着那双碧绿的眼睛,那一刹,他的愤怒烟消云散,化成了一种复杂得多的东西。


 


但他依然沉默着,他的心是一片表面平静的湖水,下面却暗流汹涌。


 


好在男孩似乎已经被冻得没有了力气了,他慢慢弯下腰,又一下子跌坐在雪地里。风雪在他身上越积越多,很快,他就要跟这片寒雪融为一体。


 


雪人想,好啊好,这下这小傻子快被冻死了,自己得地盘也快要恢复清静了,值得放鞭炮庆祝。


 


他想发出冷酷的笑容配合自己的内心,可实际上,他笑不出。明明冷酷是他最擅长的事,他居然笑不出。


 


也就在这时,男孩微微抬头,那双眼睛还没被冰雪掩埋。多么澄澈的双眼啊,于是雪人一眼就看出了他想说什么。


 


“雪人先生,你现在还冷吗?”


 


>>


 


雪人看着男孩的眼睛渐渐合上,他依然沉默,沉默。


 


过了一会儿,他向男孩走了一步,又一步,最后他走到了男孩面前,把他揽进了怀里。


 


做这些事时他什么都没想,他只隐约记得,拥抱似乎可以给人温暖吧,于是他就这么做了。好吧其实他从来不记没用的玩意儿,但不知为什么他就是想抱抱他。


 


然而雪人很快察觉到自己做错事了,因为在他把男孩拥入怀里的那一刻,男孩剧烈地哆嗦了一下,脸苍白得带上了灰色的死气。雪人这才想起来自己是世界上最冰冷的存在,是无法给人温暖得家伙。他急忙想把男孩松开,然而男孩却一把回抱住了他。


 


“雪人先生,我果然很苯,我想错了呢……”男孩闭着眼睛,在他怀里露出一抹苍白的微笑。


 


“你明明一点都不冷……你的怀抱真的好温暖啊。”


 


雪人想,原来你真是一个傻子啊。


 


想着想着,有融化的雪水沿着他冰冷的面颊低落。


 


曾经有一个雪人,他战胜了春天战胜了夏天战胜了秋天。


 


最后,他融化在了冬天里。


 


尾声


 


“好了好了,故事讲完了,你这小家伙可以睡了吧?”


 


雷狮拍了一把雷小安的头,把自己的儿子按进了被窝。


 


“雷狮爸爸,这个故事是哪里的啊?我怎么从没听说过啊?”雷小安眨着亮亮的眼睛,“是哪本书上的童话吗?”


 


“小孩子话这么多干什么,睡觉。”雷狮直接关灯关门,把小家伙失望的嚷嚷挡在了身后。


 


他刚关门,一回头就看见安迷修。这家伙还戴着围裙,应该是宵夜做到一半被儿子的动静吸引过来的。此时,溺爱子女的家伙不满地蹙着眉,碧绿的眼睛带着无声的谴责:“你对小安干了什么?”


 


雷狮揽住安迷修的肩:“没什么,给他讲了一点睡前故事。”


 


“什么故事啊?”


 


“你怎么追我的故事。”


 


安迷修瞪大眼睛,过了几秒他冷笑:“逗我吧,你以为我没听见你讲了什么……雪人?虽然当初的确是我瞎了眼。我没记得我用堆雪人的方式追过你啊?”


 


然后他听见了他深爱的男人的笑声,安迷修疑惑地望向雷狮,那个男人也在看着他,那双紫色的眼睛里的神情是温暖的,就像是被太阳晒暖的雪水。


 


“所以……我说啊,安迷修你真的是个傻子啊。“


 


END


最近心态养老,只能狂写童话猛灌鸡汤。把假娱大改了一下,周末放出来。明天本子出打样,请放心,天塌了本子都会到你们手上的QWQ。


下星期周末有个凹凸大赛谈恋爱,应该吧。


这个安哥跟我以前的性格不一样,我是从第三话得出的,感觉他是一个看不透有心机但是依旧善良家伙,嗯,所以我微调了一下,希望不被打脸


 

评论
热度(4971)
啊呀。
有个喜欢日别人主页的坏习惯。
基本上会关注看到的所有人。
以上。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