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呀。
这里月见明珏。
称呼随意吧。
有个喜欢日别人主页的坏习惯。
还喜欢用评论轰炸通知。
一般来讲会关注看到的所有人。
欢迎来日lof。
主攻党,攻控。弱强爱好者。强受爱好者。
然后,是最重要的。
我老婆世界第一。
不接受任何反驳。
以上。
 

【雷安】安迷修被关进了一栋灰房子里

凛冬季节:

千字短篇,一周目为了良好的阅读体验,务必不要先看评论免遭剧透,请务必不要先看评论免遭剧透(请自觉遵守~)


高能预警,前方脑补帝安哥出没,假的密室+外星人绑架




本子的新链接:点我买凛冬季节明信片


个人归档:冰原小屋




01

安迷修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关进一座灰房子里。

之所以能判断这是一栋灰房子而不是白房子,是因为这个房子有一扇窗,安迷修趴在窗上往外张望时,发现房子外的墙是灰色的。

除此之外,他能看见的只有一片大雪般的漫漫白雾。

安迷修晕了,这是什么状况?难道自己还在梦里?




他先是狠狠掐了自己几下,又扇了自己几巴掌,最后还以头抢墙了n下,然而即使他撞得头冒金星,睁眼时自己依然身处在这间空旷的房子里,他所面对的窗外依然是那片茫茫白雾。




坏了,这居然是真的……安迷修悲观地得出了这个结论。

他的心情非常复杂,他在崇尚科学的社会里生活了那么几十年,今天才发现自己可能活在一个鬼故事里。




02


人在困境时总想求助最亲近的人,安迷修下意识地想给雷狮打电话,然而就跟每个恐怖故事里写的一样,他发现自己浑身上下最昂贵的那个二手苹果居然怎么也找不到了?!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因为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个更恐怖的事。

他所在的这个灰房子里,居然没有门。

03

据说上帝为你打开一扇窗的时候,也会为你关上一道门。

然而安迷修的上帝明显更吝啬一点,他连门都不给。

房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家具,墙上除了那扇窗外,连条缝都没有。安迷修别无选择,只能趴在窗那里往外面张望,望着望着,他望出了点明堂。

他所能望见的那片迷雾里,还有许多灰色的建筑物时隐时现,每栋建筑物还都长得差不多,安迷修惊了,敢情这房子居然还是批量生产的吗?

他眯着眼想再看清楚些,但是迷雾升腾,遮着了他的视野。他只感觉每栋灰色建筑物上似乎也有一扇窗,安迷修不确定里面有没有人,但是目前的状况不支持他大喊大闹隔空呼救。

他也越来越搞不清这诡异的境地了。他只记得今天是雷狮的生日,他急着下班回家给他庆生呢,路上遇到一个抢包的小偷,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怎么一眨眼就来到了这个鬼地方?

崇尚科学的安迷修脑子里飞快晃过了几篇无意间看到的怪谈,他突然就有了大胆的猜测。




难道自己……被外星人绑架了?!




04




被外星人绑架,这已经是安迷修能想到最科学的解释了,并且他越想越科学,几轮思索下来他已经信以为真。

在表情变幻莫测了几轮后,他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自己要逃走!雷狮……雷狮等不到自己该多着急啊!



安迷修打定了主意,然而当他再次站到窗前时,他萎了……

灰房子太高了,他往下望时完全望不到地面,目光极远处依旧是一片氤氲的白雾。更重要的是外面的墙没有任何落脚点,笔直九十度,安迷修又不属壁虎,往外翻纯属自杀。

安迷修想见雷狮,他不想自杀,他还不想死,他急的像是热锅的蚂蚁,却对自己的处境毫无办法。

也就在这时,他听见了巨大的震动声。

05

“轰,轰……”仿佛有远古巨兽踏着沉重的步子慢慢走近,每踩一步安迷修都有一种自己的房子要塌的错觉,他现在越来越相信自己被外星人抓走了,这种声响一听就不是人类可以产生的……

多年来看的科幻电影积攒的经验在这一刻爆发了,安迷修几乎没思考就得出了结论。

一定是外星人驯养的怪兽来了!专门来看守他这个囚犯的!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可信。怪兽在靠近,他也不敢趴在窗边了,默默地找了个墙角缩了进去。

他本来不是胆小的人,可他真正的家里还有一个人等他回去,所以请原谅他现在变得有些胆小。



庞然怪物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个东西在慢慢逼近关押安迷修的灰房子。安迷修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在心里默默祈祷,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闷雷般轰响突然消失了,窗外一片死寂,但是安迷修却敏锐地感到,窗外有东西在望着自己。




那个怪物,正透过窗,看着自己。




06


我的妈呀!


没有谁能明白安迷修如今的心情,总之这个可怜的大男孩要心态爆炸了,信奉科学的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的呼唤上帝。



神明大人,请告诉我我只是在做梦吧……当我睁眼时,请让我发现我正趴在自家办公桌上吧……请让我快点回到我的家吧……还有人在等我回去啊……

雷狮他今天生日,他还在等我回去啊!

雷狮,雷狮,他默念着那个名字,越念鼻子越酸。

你现在在哪里呀。

然而上帝并没有听到他的呼唤。当他鼓起勇气再次睁开眼睛时,自己依然身处那个灰房子里。

然而房间里却多了一些东西。

一些衣服,是他平时爱穿的。一些水果,是他平时爱吃的,除此之外还有一束花和另外的一些杂七杂八的小玩意儿。

安迷修目瞪口呆,他一寻思,难道是外星人关押者给自己送来的?

他倒是看过一些新闻,说要让一棵树在在异地生长最开始要带一些它们故乡的土,看来外星人也深谙此道……完了完了自己真的是被外星人绑架了。



人一紧张就会胡思乱想,安迷修开始瞎想,他们怎么不把雷狮也给我带过来呢?那样我保证分分钟适应外太空...

他迅速摇头,不不,他还是不要跟自己一样被外星人抓了好……

也就在这时,外面又响起了闷雷一般的声响,这次的声响一次比一次微弱,那只怪兽似乎远去了。


慢慢的,动静完全消失了。死一般的寂静再次降临在这个诡异的地方。




安迷修思想斗争了一番,再次鼓起勇气跑到了窗前,这次他发现自己的窗前居然多了窗帘!一个乳白色的窗帘!




难道这也是外星人送的?外星人这么人性化的吗?

安迷修掀开窗帘,外面依然茫茫一片白雾。怪兽已经没有了影子,浮动的雾气中依然是一排排时隐时现的灰房子。

只有一扇窗的灰房子。


安迷修突然发现,原来这个地方这么安静啊。安静到连一只虫都没有,安静到连自己的呼吸,心跳,都听不到。



安迷修望着望着,拳头慢慢握紧。他无法说清自己的慌乱感从何而来,但他再也忍不住了,也不想忍了,他便朝窗外大吼,他吼的是一个名字。

“雷狮……雷狮啊!”

我在这里,你在哪里啊?


我在这里,你在哪里啊?!



他的呼唤声淹没在厚重的雾气里,一块石头落入了海洋。


雾气氤氲着,像是无声涌动的海潮,安迷修突然就不想再看这单调的风景,他拉回白色的窗帘。


他的表情微微一变,眼里出现了一点疑惑。

“咦?这窗帘的质感怎么有点熟悉?”


尾声

雷狮把安迷修最喜欢的玩意摆在墓碑前,又轻轻放了一束花。

他望着照片上那个依然年轻的人,默了默,把自己的头巾绑在墓碑上。头巾沿着墓碑垂落,乳白的一角遮住了青年的相片。

他做完这些,就离开了。走了几步,他心里有了点异样的感觉,忍不住回了头。




但是什么也没有,除了那一块块墓碑。

他身后依然是那些耸立的灰色墓碑,每块墓碑上都镶着黑白的相片,其中一张相片里是一个死去不久的青年,他在冲他笑着,那双眼里仿佛还淌着光。

雷狮看着看着,心里突然冒出了个古怪的念头,神色微黯。

他想,安迷修……会不会很寂寞?

“大哥……怎么了?”卡米尔轻轻问到。

“没什么……”雷狮的声音带着点哑,“只是突然觉得墓碑……你大嫂的墓碑像一栋房子。”

一栋只有一扇窗的灰房子。


end


后记


我经历过很多人的死亡,想过无数次他们会去哪里,天堂,地狱,净土,还是轮回。


直到有一天我被一个想法击中了,并为此哀恸不已,甚至到了落泪的地步。


于是就有了这个故事。

评论
热度(5078)
© 月见明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