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呀。
这里月见明珏。
称呼随意吧。
有个喜欢日别人主页的坏习惯。
还喜欢用评论轰炸通知。
一般来讲会关注看到的所有人。
欢迎来日lof。
主攻党,攻控。弱强爱好者。强受爱好者。
然后,是最重要的。
我老婆世界第一。
不接受任何反驳。
以上。
 

才女

十颗糖(伪)……

北望司:

1


以前有个富商,很喜欢才女。


如果有哪个姑娘因为文才而出名,富商就会绞尽脑汁把她纳入府里。苏州有个才女新出了名,他果然花重金将人买了下来。


才女刚入了府,就见到有几个女人被人贩子带走了。富商也没打算永远养着她们,有了新人,旧的那些年老色衰的,或是不那么喜欢的,就直接卖给人贩子。


 


2


才女出名,是因为她写的书,这册书还只有两册,却已经令苏州纸贵。嫁入了富商府中,平日无聊,才女就把第三册写了出来。


家仆替她介绍来了一位年轻书商,把成稿给了这人编册出版,约好下个月再来取新的稿子。就这样每月相见,书商问她,你文里总有个狐妖,神通广大,是否确有其人?


才女笑嘻嘻的:你猜呀。


 


3


新婚后的一段生活十分幸福,富商每天陪着她,听她讲那些想写但又未写的故事,家里不再有人嫌弃她花掉太多纸墨钱,才女过上了好似圆满的生活。


那段时候,书商时不时就能收到她额外寄来的稿子,故事里的女主和狐妖行走江湖,行侠仗义,日子过得有声有色,自然又是大卖。


 


4


从第二年开始,她的书虽然继续在书斋里卖,书里原本轻快的剧情渐渐悲戚了起来。


那年才女怀了孩子,但就和那个时代很多的婴儿一样,十月怀胎后一朝生产,孩子一出生就没了气息。


她哭了很久,富商嫌她吵,让她搬到府邸的角落里。更加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们进府了,可才女只顾着为自己的孩子哭,在自己的书里,让狐妖捡到了一个孩子,把他平安养大。


那一段用的墨是蘸着自己的眼泪写的。书商来拿稿子时,安慰她节哀顺变。


书商:很多买了书的人都说,他们见过你写的那只狐妖。


才女面无表情:这世上没有什么狐妖。


 


5


这套书写到第五册戛然而止。故事停在狐妖捡来的孩子长大了,离开狐妖自己去生活。


因为没稿子,书商也不露面了,只写信来问:读者都在等,想知道女主什么时候和狐妖在一起。


这天,富商的府里张灯结彩,又有新人来了,老人被卖走。


才女回了书商的信:女主早就不可能和狐妖在一起了。


小时候,才女幻想过遇到狐妖,和那人一起云游四海。后来要嫁人了,她知道狐妖不会来了。


她不是那个年轻漂亮的才女了,已经错过了被狐妖喜欢的机会了。


才女郁郁而病,管家催促她准备收拾东西,下个月,富商就准备不要她了。


 


那天夜里,有人突然来她卧房找她。


才女吓了一跳,才见到是书商,不知怎么的,这人比自己还苍白。可能是没书可以卖,以至于没了生计。


书商冷冷看她:你真不准备写了?


书商:把故事写完吧,至少把狐妖写活了。大家都喜欢这个角色。


 


6


才女被人贩子带走的那天,将故事写完了。有千百年寿命的狐妖看着自己养大的孩子老去,他突然意识到,女主也早已去世了。


这不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但却是最顺理成章的。


不知怎么的,她在故事的最后添了一笔:狐妖后来成了一个书商,每一个来买书的人都说,老板好像故事里写的那个狐妖的长相啊。


说起来,那个书商真的很像自己笔下的狐妖。


就在这时,驾马车的人贩子忽然没声音了,栽倒在地。马车停了下来,有人打开了木牢的门。书商站在外面,没有带纶巾,露出了一对尖尖的狐狸耳朵。


书商: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结局。


书商:先说好,咱俩以后可是要靠卖书过活的啊,这种结局的故事谁会买啊?迟早喝西北风。


书商:好歹让女主和狐妖在一块儿吧?


 


月色下,狐妖书商的狐狸尾巴蓬松柔软,上面还躺着个小鬼。


狐狸一脸不耐烦:这小鬼不肯去投胎,每天叽叽喳喳吵得我烦死了,每天都说要重新当你儿子。



评论
热度(1183)
© 月见明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