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呀。
这里月见明珏。
称呼随意吧。
有个喜欢日别人主页的坏习惯。
还喜欢用评论轰炸通知。
一般来讲会关注看到的所有人。
欢迎来日lof。
主攻党,攻控。弱强爱好者。强受爱好者。
然后,是最重要的。
我老婆世界第一。
不接受任何反驳。
以上。
 

学剑

两颗糖……

北望司:

小公主最近闹着要学剑。


公主学学刺绣女红什么的就好了,但既然闹着要学剑,国君也拗不过女儿,找了几个女剑客教女儿。


公主不要。公主说她要和传说中江湖第一的剑客拜师学艺。


众所周知,不管什么职业,只要加上“传说中”这个前缀,就会神龙见首不见尾,金山银山也请不来。


 


于是传说中的剑客就在客栈里收到了宫里发来的offer。


剑客嗤之以鼻:你以为公主就能为所欲为吗?


公主亲自带着人过去谈,然后提笔在工资上给剑客加了个零。


剑客: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老板了,有何吩咐?


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好爽啊!


 


公主每天练剑练到虚脱,剑客鼓励她:继续坚持,你就可以练出肱二头肌了。


公主:要不这季度练完就算了吧……


剑客:别啊,剑身是需要坚持的,你再续一张季度卡,现在续卡送一个月。有我这种私教,包你一年平推三百斤!


公主发现这个传说中的剑客表面上装得很清高,实际上特别想保住这个饭碗,毕竟教公主练剑,说出去有面子,工资福利好,工作内容还轻松——公主一开始一周七天都去,后来一周去三次,再后来三周去一次。


但是她还是续费了剑身卡。因为剑客每次进宫都从民间带很好吃的小点心给她,礼轻情意重,吃人嘴软。


后来她突然想通了,这是何等的卑鄙啊,剑身教练居然给你带垃圾食品!


 


公主练剑,全国都在笑话她,觉得不像样子。但公主很执着地练,虽然没练出肱二头肌,但有模有样了。


剑客其实搞不懂,公主这般养尊处优的人,干啥要练剑。


公主:练好了剑就上战场打仗。


剑客吓疯了:我觉得你很危险。


公主翻了个白眼:要是能上战场打仗,我就不用和亲了。


 


 


在这个国家旁边,有个邻国,就叫它能打国吧。


能打国很能打。公主的父王被打出了心理阴影,公主的兄弟们也被打出了心理阴影,谁也不敢带兵上战场保家卫国了,都指望公主以后能去能打国和亲。


公主想,那很简单,她不想和亲,嫁给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而她之所以要去和亲,是因为男人们不敢去打仗。那她练剑,她打仗去总行了吧?


她说着说着就蹲下了,剑客忍不住揉揉公主的头。


公主:放肆!


剑客这个月的工资被扣光了。


 


京城要举办比武大赛,公主准备带着半桶水的功夫上场。


剑客:放心吧你稳赢啊老板!


公主:放一百个心名师出高徒啦!


关键是剑客觉得没人敢打公主。


可公主戴上面具,换了一身男装,换了个名字报名参赛。没了公主光环护体,剑客心里就开始打鼓了。


 


虽然有点波折,但是公主最后还是赢了。


传说中的剑客倒进去的半桶水,对普通武者来说也算惊涛骇浪了。


公主很开心地跑去接受父王的觐见,准备在父王面前摘掉面具给他一个惊喜。剑客跟在这个蹦蹦跳跳的疯丫头的身边,松开了双拳,里面是看她比武时吓出来的满手心的汗。


进大殿前,公主在师父面前踮起脚:赏你的!


剑客:啊?


公主:可以揉我一次头!不扣你工资!


剑客的手迟疑了一下,放在她头顶,拍了拍。


 


被接见的时候,公主拿下面具,和父王说自己愿意代替皇子上战场。


朝野都吓坏了。


国君还没回过神,皇子们纷纷劝父王,快点促成和亲,嫁过去之后,王妹就没那么多小孩心思了。顺便,他们准备再把那个来路不明的剑客给办了。


——传说中的剑客嘛,名字是假的,没有过去。这么一个身份成谜的人,怎么可以留在公主身边。


 


要是再不把公主嫁出去,老爹万一真的脑子抽了把兵权交给妹妹,妹妹万一真的打了胜仗,皇位归谁?


 


 


剑客被抓了,关进了大牢。皇子们用师父要挟公主,逼她乖乖去和亲。


那一头也没闲着,剑客被严刑拷打。他们希望屈打成招一点罪状,好在公主和亲后就把人杀了,一了百了。


剑客起初什么罪名都不认,到后来说,我偷偷告诉你们一件事,惊天大事。


剑客:我和公主私定终身了。


 


皇子们捅了个蚂蜂窝。这个消息一传出去,如果被邻国朝廷知道公主和自己的剑术老师私定终身,和亲的事很可能就黄了。


 


 


剑客被打得遍体鳞伤。终于有一天,公主来牢里见他,告诉他,自己决定去和亲了。


公主说,她和哥哥们说定了,他们放剑客走,等师父走了,她再启程去嫁人。


我再偷偷告诉师父一个秘密啊。她踮起脚,凑近铁栏后他的耳朵:其实比起邻国那个没见过面的太子,我情愿和你私定终身。


 


 


邻国一开始不太愿意和亲,可能是看不上旁边这个不善战的国度。


国君摆低姿态,一求再求,对方终于答应了和亲的事。公主看着剑客摇摇晃晃走出城门,然后再梳妆整齐,走上马车。


 


 


公主去和亲了。


到了邻国,也没婚礼,她就被安排在一座冷冰冰的宫殿里,连那位太子的面都没见过。其他人告诉她,因为太子在忙国事。


过了几天,有天夜里,一个黑衣人从皇宫的窗外跃进来,揉了揉她的头。


公主一看,是师父。


剑客说,我是来带你走的。


月色下,寂静的皇宫里响起了侍卫们搜索闯入者的声音。剑客给了公主一把剑:走!咱们师徒俩个杀出去!


公主摇摇头:我不能走。


 


公主不是孩子了。她来和亲,尽管还未见过那位太子,可如果她走了,自己的家国怎么办?


要保家卫国,并不是只有打仗一个方式。公主这个身份给了她许多美好的东西,相对的,她应该有一个公主的担当。


公主说,你走吧,我帮你逃出去。但我不能走了。


守卫们的声音渐渐近了。剑客叹了口气,丢开了剑。


他要走,没人拦得住他。但他就是想再和徒弟待一会儿。


 


公主在的这座宫殿被包围了。剑客抬起头问她:你真的不和我走?


公主摇摇头。


剑客苦笑,过了半天,长叹一声:真没想到,你比我有担当。


旋即他又轻声问:那你可还愿意与我私定终身?


守卫冲入殿门。公主哭了,点了点头:我愿意。你快走吧,你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剑客摇头,他也不走。守卫包围了他们,手里的兵器闪着寒光。


公主一把抓起地上的剑,她不走,但她至少要帮师父逃出去。就在这时,四周的守卫齐刷刷跪下。


“恭迎太子回宫。”


 


剑客坐在那摆摆手,揉着眉心:行了行了都退下吧,我和太子妃私定一下终身,都别来当电灯泡。


 


 


剑客是邻国的太子。


但他讨厌这个身份,当了太子,太多事不能干,又要干太多不想干的事。所以十六岁那年他离家出走,一走就是十四年,浪迹天涯当了个江湖客。


邻国怕这个消息传出去让天下不安,于是封锁了消息,对外说太子常年病休,对公主说太子在忙。


 


剑客脱下了一身风霜,重新换上太子的装束。徒弟都有那么大的担当,当师父的总不能丢人。


太子没多久成了国君,太子妃成了皇后。就是国君的衣服成天坏,因为皇后喜欢练剑,突发情况下可以带兵打仗,绝大部分情况下用剑来相夫教子。


 


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生活在了一起,刀光剑影,可喜可贺。



评论
热度(3517)
© 月见明珏 | Powered by LOFTER